情感論壇

 找回密碼
 立即注冊
搜索
熱搜: 活動 交友 discuz
查看: 20|回復: 0
打印 上一主題 下一主題

口述:女秘書被騙深陷情感沼澤 不知何去何去何從

[復制鏈接]

6

主題

6

帖子

18

積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積分
18
跳轉到指定樓層
樓主
發表于 2018-10-18 10:28:39 |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|倒序瀏覽 |閱讀模式
  年紀輕輕的方晴雨在一次酒席上,不幸變成了老總向關系戶邀功的“物品”,一樁處心積慮的交易過后,原本是情人的老總拿她“進貢”,大大方方地將之送人,從而一舉兩得,順利達成了生意上的目的。

  身心俱疲的她不堪青春如殘敗的花朵,慨嘆前路杳渺在何方。

  重要酒宴

  2008年12月6日傍晚,臨下班前,陸文濤掛來一通電話,“晴雨啊,趕緊回家稍事打扮一下,晚上7點,司機老李準時去你家樓下接人。”不待我表態,他已經收了線。

  私下里,我對陸文濤可不像公司同仁,一副畢恭畢敬、唯唯諾諾的模樣,因為除了上下屬關系外,我和他早多了層非同尋常的關聯。陸文濤名下的這家公司涉及業務廣泛,房產,建材,土地買賣,還有各種代理,在業界,他眼界頗高,志向高遠,多次在重大項目中光鮮亮相,算得上頗具靈氣的企業家。當年,我可是以能夠進入這家公司為榮的,對畢業于三流學校文秘專業的我來說,這樣的工作機遇無疑是人生中的重大轉折。入行后不久,陸文濤就對我說,往后不用再住這種出租房了。人說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,于是我默認了所謂職場“潛規則”,實現了三級跳。

  對隨其出席這一類臨時性的社交應酬,我早都習以為常了,一面體面地交朋結友,一面輔助他攻克幾樁大單。基本上,他比較偏袒我,很有保護自己女人的一套,一班跟在他左右的心腹,對我們的關系心知肚明,不是迫不得已,從不推我出去擋酒。

  等到8點左右,幾位客戶方才姍姍來遲,我火速掃了一眼,沒看錯的話,應該屬于第一次合作的主兒。這時,陸文濤滿臉堆笑,大步流星地迎了上去,“羅總,幸會幸會。”我馬上意識到,連他都表現得如此殷勤,對方一定不只是一般意義上的對口客戶那么簡單。上桌前,市場部劉經理小聲向我點明了這些人的來頭,“這樁生意有沒有戲,全看這桌飯陪得好不好了。”

  應酬大約進行了個把小時,氣氛漸好,酒興正濃,被眾星捧月的羅總有些微醺,還好我只是小酌了幾杯,表現得十分低調,盡量避免成為放倒的目標。“方秘書,來,趕緊給羅總敬杯酒!”陸文濤估計是喝高了,胡言亂語起來,我偷偷瞪了他一眼,他似醉非醒地使回幾個眼色,我尷尬不已,又不好破壞了這氣氛,只得被迫出山。“羅總,這杯酒我先干為敬!”語罷,我舉杯仰首,一飲而盡。羅總瞅瞅我,端了端杯里的剩酒,二話不說,脖子一仰,干了,絲毫沒有剛才和其他勸酒的隊伍推三阻四的意思。“好好好!”陪同羅總前來的幾人頓時興致盎然,紅著臉跟著起哄鬧酒,“方秘書好酒量啊!看不出陸總手下能人奇士這么多,這次項目中標大有贏頭哦。”

  這一語說中了陸文濤此番招待的目的,他扯著嗓門,沖門外大嚷一聲:“服務員,再拿兩瓶五糧液!”

  50度白酒一啟,一群人就像開車上了高速路,猛踩油門。我被灌完酒,就跑去洗手間吐,回來接著喝,到后來實在撐不住了,偷偷在衛生間發短信向陸文濤求援,他的回復簡單明確:“這次就吃點虧,以后再做補償。”

  就這樣,飯局一直持續到深夜,也不知何時我就酩酊大醉,不省人事了。

  次日,我在劇烈的頭痛中醒來,居然發現自己躺在賓館的大床上,身邊酣睡的人竟是昨晚一同狂斟豪飲的羅總。天啦!我不敢再往下想,悄悄地草草收拾一番,飛也似地逃離了現場。

  蒙上冤屈

  路上,我本想打電話給陸文濤,號剛撥出去,我趕緊掛掉了,心想:他若是不知情,我豈不是自投羅網?如此一來,我們的關系就瀕臨絕境了。可要是他私下允諾,一手安排這出“借花獻佛”的呢?不會的!不會的!他是愛我的,怎么舍得將我拱手送人?可是這個項目重大,關系到公司的生死存亡……兩種聲音在我腦內糾結廝打起來,一頭漿糊的我決定,暫時保持沉默。

  當天,我以身體不適為由,向公司請了兩天病休,在家閉門思過。其間,陸文濤來過幾通電話,均是噓寒問暖,叫我多加休息,不知是真不知還是假不理,總之對那晚的事情只字不提。我干脆也裝作稀里糊涂,只要羅總不說,這事就算了了,免得節外生枝,何況他有身份有地位,口風應該很緊的。

  第三天,我回到工作崗位后的第一時間,羅總致電問候,并約我中午上咖啡館小坐片刻,我分外緊張,生怕橫生出是非來,便一口應承了。

  說實話,我都不敢直視羅總的眼睛,倒是他主動開腔,緩和了些許尷尬的氣氛。他告訴我,他本名羅方瑞,1975年生,至今未婚,以前當過兵,吃過苦,退伍之后很長一段時間工作一直安排不下來,為此還丟了談了五年多的女朋友,此后多年,他一心撲在事業上,至今沒相中合適的結婚對象。“不瞞你說,我對你印象不錯,本分,豪爽,不矯揉造作。你會給我見面的機會吧?”羅方瑞試探性地問了一句。“羅總……”“別再叫我羅總了,直呼名字就行。”他很快打斷了我,令我本要脫口而出的拒絕又活生生地被塞回嘴里,我總不可能坦白掏出自己和陸文濤的底細吧,況且公司的案子還捏在他手上,于公于私,我都只能點頭,不能拒絕。

免責說明:論壇帖子均由網友自由發布,內容僅代表作者觀點,與本站無關,對帖子全部或者部分內容、文字的真實性、完整性、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者承諾,請讀者僅作參考,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。遇到欺詐、侵權,可以聯系站長QQ刪帖。
回復

使用道具 舉報
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Archiver|手機版|小黑屋|情感論壇

GMT+8, 2018-12-8 13:38 , Processed in 0.236175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
ag环亚